飞蛾

2020年第10期

【字体:


  1

  我喜欢上葛森的妻子夏雪子,打自第一眼对上,心便被俘了。

  我于三年前离婚。我与妻子许宛璐离婚至今都想不起一个直抵核心的因由来。我甚至不清楚我们的婚姻是谁把它弄坍了,就像一个人突然暴毙却不晓得死于何种疾病。这样说看起来很不负责任,给人的感觉是你把婚姻当儿戏了。我也想把原因归纳清晰,给逝去的两年婚姻一个理所当然的坟墓。我归纳来归纳去,始终形成不了说服力,它像一团雾,隐约聚拢了,但很快就散去,经常弄得我脑痛。身边熟悉的一些人也离了,没有人寻死觅活,生活一如既往,就像他们的五脏六腑都由金属铸就,坚不可摧,也好像每口吸入的空气,都含着药,嗅嗅,痛没了。<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