族中人(散文)

2018年第7期

【字体:


  大叔公

  我小时候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母亲称他为大叔公,我也称他大叔公,难道我与母亲是同辈?

  有一回,我就问大叔公,为什么这样叫?大叔公笑笑说,你母亲是自谦,旧时女子地位低,沿袭孩子的称法,相当于“孩子他大叔公”。我“哦”了一声,似懂非懂。但我知道,我母亲很尊重他,因为大叔公是教过大学的人。

  我们周塘是大族,这一带除了几个零零碎碎的外姓,几乎都姓周。前祠的大房和二房,最是发达,祖先曾做过清朝的大官,有说是道台的,有说是府台,反正出过很多读书人。大叔公就出自大房。

  大叔公很早就出去了,后半辈子才回来。我父亲说他是“大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