邢州记

2018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到浆水镇,已是下午。这一带虽然距离我出生的村庄不远,但二十多年来,我还是第一次来。没来的时候,我还是孩子。来了却是中年人。时光残忍不算,到了这个年岁,孩子老婆都有过了。孩子吧,无论何时都是自己的,而老婆,却像一起同时飞行生活在这片庞大乌云之中的苍鹰,说不见,中途就没了踪影。或许,人生就是一次次的相遇,一次次的失散。尽管最终都是失散,可多数人还是喜欢中途先行失散一次。一年多后,我与年轻我十多岁的彭美丽相遇。起初,因为她太小,尽管很喜欢,甚至欲罢不能,但扪心自问,一个男人,到了四十再加五岁的年龄,在二十六七岁的女孩子面前,该是大叔级别的了。

  总是有人劝大叔距离侄女辈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