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纱传奇(下篇)

2018年第3期

【字体:


  更残酷的打击接踵而来,那是在我对运河研究产生兴趣、捎带着对吴语音义也有了一点粗浅知识以后,当然更主要的因素还在于事情本身,美色或传奇的力量,因当年她手里辛勤劳作的这玩意太过神秘了,典型的语言魔术,又是晒,又是澣,又是浣,又是苧,又是苎,而苎又可以写作萱,让人眼花缭乱,爱怜交加,生怕把我们的美人给累坏了,因而很难忘怀。直到有一天在儿子命令下从事刮芋艿的家务劳动,事毕后两手痒得不行,晚上刚巧又读到诸暨文史专家杨士安先生的大作《诸暨方言中的男女性征用字》,称当地以卵为脘,即阴囊的俗称。这才想到如用湖州土话表达痒的意思,发音正为“萱”声。如说“搔痒”就叫“搔萱”,“痒死”就叫“萱煞”。多年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