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离的故乡(散文)

2017年第12期

【字体:


  一

  如今,大伯和娘舅都已经去世。这两个代表着我父系和母系家族的血緣联系人都因病英年早逝后,就像割断了脐带精血,我与故乡的距离越来越远。人到中年,随着亲人们的一一离去,喜悦的事情逐步减少,而疼痛竟成为一种常态,这种疼痛不仅是生理意义上的疼痛,更多的是来自于心灵深处对生命无常的恐惧和敬畏,以及对于爱的无法回馈的伤感。

  我父系的老家在象山县西周镇儒雅洋村。老家那个小山村,绝大多数村民都姓何,曾经住着象山最有钱的何家家族。为何我家却姓“陈”?这始终是个谜。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那时候生活并不富裕,身边很多的女孩儿读书到初中就外出打工了,但父亲一直不允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