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马

2017年第11期

【字体:


  听说今天的任务是进攻三界山。

  我们先是迈着小步,然后在急着去赴死的鞭子下逐渐加快速度。我的旧主人刚才死了。在临时挖出的和鸟巢一样浅的战壕里,在大师兄发出冲锋的命令之前,他被一颗弹片削掉了半个脑袋,还没想明白遇到什么事情就咽气了。我并不悲伤,看着他就像猫看着死耗子一样无动于衷。他本来有点财富,但战事从某个地方起来了,席卷到他的家乡时他很快就变得一无所有,穷得只剩下我了。穷得只剩下我的他没有饭吃,只剩下参军一条路好走。战争本和我无关,是他把我拉了进来。现在一个瘦得和干虾没两样的人骑在我背上,像个肺痨患者那样咳得不行,真让我担心他会将自己噎死。说不定这也是他期盼的,总好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