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蚊子

2017年第8期

【字体:


  已经开了春,刘爷爷穿着棉袄棉裤却越坐越冷。他颤巍巍挪到床上,费了老大工夫才把被子从脚头一直盖到下巴,累得闭眼喘了好一会儿。但总有股风朝脸上吹,他一睁眼吓一跳,一只蚊子就在他鼻尖上飞。刘爷爷叫起来:“妈妈!妈妈!”护工老吴半天才露面,等问明情况,哪还有蚊子的影子?事情本该就这样结束的,不料那只蚊子像是会记仇,从此专等刘爷爷叫“妈妈吃饭”或“妈妈睡觉”时出来叮他,非让他改口叫“妈妈蚊子”不可。

  刘爷爷今年93岁,遇事喊妈已有十好几年了。他退休前是省委机关食堂大厨,一辈子颠锅抡勺练就了一副好身板,七十几岁时还帮人操办家宴。某次寿宴很成功,主人家轮番到厨房敬酒,散席后还送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