审判

2017年第8期

【字体:


  什么时候从家里搬出来的,陈爱玲忘了,什么日子住进百合公寓的,也忘了。知道的是公寓在一幢贴满小广告的写字楼北面,一旁蹲着一口破水缸和两棵大樟树。

  近两三年,母亲不断请求她回家,说“开明许多,身体抱恙”之类,也包括“再不回来,死给你看”。听完,陈爱玲也忘了。

  十二月二十一日,冬至。清早,窗帘的边角红得发亮,乍以为梦里的光明推搡着出来。房间红了,红色里飞着沙沙的雨声,窗户向着风,“空通——空通”——顶着,很快,新的声音伸进来,是孩子乖巧地叫了声“妈妈”,一只大手摔合了车门,雕塑倒地,针陷进皮肤表面,好几只手洗着扑克牌“嗒啦——嗒啦——”。它们在响、在闹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