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餐

2016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  幸福就好比一条鱼身上那好看的鳞片,若鳞被刮掉,鱼也就只剩下赤裸和喊不出声的疼痛了。柳眉一边刮鳞,一边觉得,自己就是砧板上那条被刮去了鳞片的鲫鱼。

  晚饭时,她又跟刘跃进发了一通无名火——其实丈夫也没说错什么,不管凉拌豇豆,醋溜包包白抑或开胃汤,这桌上任何一道菜,确实比往常咸了太多,尤其那盘豆瓣鲫鱼。相比菜里堆砌的盐分,他的怨言已经算是非常婉约了。她不是不知道,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委屈。虽说刘跃进向来能够容忍她。但今天她明显表现得过分了,终于气得他拂袖而去。剩下她一个人在家更加孤闷,漫无目的地出门,又漫无目的地到了滨江路,拿出手机,翻了又翻,发现积郁在心头的隐秘,根本不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