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桃

2015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  车库白天也点着灯,灯泡外面原来有个白的塑料罩壳,阿梨扯掉了,灯泡也换了一百支光的,连着灯头电线从天花板上挂下来。

  麻将台上的四双手只有阿梨的白得像葱管,露在绿缎袄外的后颈雪白。四人中数阿梨福气最好,她们从安徽淮河边的小村子一起出来,只有阿梨现在不做工,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范先生。阿梨有时叫他“我男人”,虽然范先生一个月来阿梨这儿也只四五趟。阿梨的麻将台原先摆在客厅里,她下午最闲,睡了懒觉起来,头发洗了吹了,手指甲到楼下美甲店做过了,坐在床上翻着号码打电话,把抽得出空的姐妹叫过来打几圈解闷。那一天正打得起劲,范先生来了,眼光朝几个人一溜,他的脸看着像读书人很善相——并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