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鹰的塌鼻子

2015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  邻居们陆续搬出几家之后,院子一下空旷多了,有时大白天听不见一个人说话,驻足几面墙壁前,能看见上面的土簌簌往下掉,露出已经变得发白的骨头碴子一样的稻草梗。

  塌鼻子住进柴奶奶家的耳房,过了几天,人们才注意到这个垮声垮气说话,个子不足一米五的男人。

  几个月之后,几乎全镇的人都发现这个矮个子男人什么也不干,整天在镇上晃荡。

  有几个家伙问我,你们院子里那个塌鼻子是干什么的?我说不知道。他们奇怪地望着我,仿佛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似的。在我们这个小镇上,几乎每一个人对另一家人都知根觉底,可以往上数出三代他家里是干什么的。对于什么也不干,我们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