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徒

2013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我常抱怨母亲对阿梅的溺爱。我抱怨时母亲心里很难受。倒是父亲,说:“这样的人不如死了干净!”母亲说:“你们没有做过女人,不会明白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骨肉。她二十八岁那年,我还扇过她两个耳光,想起来真为她可怜。”

  我与阿梅相差九岁,理应呵护她,但小时候也没少吃我的拳头。有一回,阿梅拿着木梳追赶小妹,然后一只臂膀挽住小妹的头,另只手使劲地耙小妹的头。小妹“哇哇”大哭。我跑过去看,小妹头皮呈一道道白色的齿痕,有几处像要渗血啦。我揍了阿梅一顿。阿梅上小学时,把我藏着的几本邮集翻了出来。我发现时邮票粘在她床边的墙上,还充着我笑:“哥,你觉得怎样?”我望着文革时期的纪念邮票,粘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