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宝瓶

2013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赵宝瓶他爹没咽气的时候,每天裹着厚厚的棉衣,戴着厚厚的棉帽子,穿着厚厚的棉鞋,双手捅进了袖子里,站在旧土屋前晒太阳。那一年正好是夏天,热得邪门儿,人们汗流浃背,恨不得钻进冷水里不出来,可赵宝瓶他爹还是冻得瑟瑟发抖。人们走过去问,老赵,你妈逼的,咋啦?赵宝瓶他爹带着哭腔说,冷。

  我那时候还小,十三四岁,每天放学路过赵宝瓶他们家门口,正是太阳发威的时候,赵宝瓶他爹站在他们家土院墙外,像个麦田里的吓鸟人,裹着厚厚的棉衣,戴着厚厚的棉帽子,穿着厚厚的棉鞋,双手捅进了袖子里,看着我们。我们就走过去,学大人们问,老赵,你妈逼的,咋啦?赵宝瓶他爹眼一瞪,明显气得不行,发抖着的说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