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炳哥

2012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我参加亲友的祝寿宴会,至今林林总总数十次至多,有在村里的“众家会堂”里举办的,有预订在豪华酒店里的,而令我感触至深的,是近日在福利院里参加的阿炳哥的八十寿宴。步入贴着大红“寿”字的厅堂,刚与红光满面的寿星照面,耄耋之年的他依然坦露出豁达的本性,竟然毫不顾忌我的尴尬,大庭广众之下,笑容可掬地指着我风趣地说:“这位满头白发的老头,就是我刚才跟你们叨念着的,在当年捡鸡屎吃的小弟。”一堂哄笑声瞬间盖过了寿星的话尾。
  我与阿炳哥是“忘年交”,他足足比我年长了13岁,与阿炳哥结交确如他揭“烂疮疤”说的,是在“我满地爬着捡鸡屎吃”的时候。当年盛夏,家人忙于摊晒稻谷无暇顾及,生性急躁、犹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