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域高处的村落

2012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水墨故园
  廊檐的雨一脚踩空,跌落在青石板上,溅出很大的响声,它们的骨头都摔碎了。姑说,你听,雨当啷啷下大了。我说,下了一夜呢。
  鸡打鸣了,一声,两声,清凉凉的。一会儿,整个山村的鸡都在啼叫了,枸枸——枸,彼此起伏。它们伸长脖子,一声都不肯吝啬,能叫多高就叫多高。
  深山,乡村。雨声里夹杂着鸡鸣,真是尘世里最最好听的声音。清新,安心,与世无争。
  姑已经在院子里劈柴了。喀嚓,喀嚓,木头撕裂的声音不似晴天那样脆裂,响亮。那喀嚓声,有点嘶哑,柔韧。受潮的木头变得藕断丝连。
  斧头丢在青石板上,当啷惊叫一声。姑抱着劈柴进屋生火。院子里的牛听见姑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