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琴之恋

2012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前些日子,饭局上好友海客说起想学口琴,说口琴携带方便,不知哪儿可学。携带方便这没错,但我对海客说,如今哪有地方可学口琴?连口琴都不好找呢!我还吹道,若有口琴你跟我学算了。吹萨克斯的朋友白桦说他有一把口琴就送给大健算了,还说这是把宁波独一无二的口琴,比一般口琴多一组。我担心这家伙喝高了有讲呒讲。日后向他要,他真的还送给我了,那是一把国光牌28孔重音口琴。它勾起了我的许多记忆……
  我插队时,好多知青都有口琴,东北平原,天苍苍地茫茫,知青点的房子还没造好时,我们寄住在老乡家,晚上就不能吹口琴,一吹一家狗叫,全村狗叫。知青房子造好后,在村南边,距104国道二公里,这就不影响老乡睡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