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舅的流年

2011年第2期

【字体:


  1

  806病房,30号病床。护士正给二舅打吊针。他僵直的颈脖一动不动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,脸色因为缺少日照而泛着淡淡的青灰。我的心沉甸甸地直往下坠,垂头翻着床头柜上摊开的一堆病历报告:左脑动脉粥样硬化、狭窄不畅,局部血栓形成……舅母苦着脸对母亲说:“人是抢救过来了,可右边的手脚麻痹没知觉,醒了就盯着天花板看,也不知道脑子是清醒还是糊涂呢。”母亲问:“医生会诊了吗?”舅母说:“主治医生建议保守治疗,说血管破裂的部位不好,开颅手术有风险,万一……”

  二舅缓缓转过头来,浑浊的眼眶里有一丝光亮流转,但并不与我们交集,而是无悲无喜地延伸到窗外。母亲俯下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文学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